• 熱門關鍵詞:
    您的位置: PG電子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全國服務熱線

    0596-8319926

    從441份不起訴決定書看污染環境罪案件監測報告的作用

    作者:小編時間:2023-11-01 19:13 次瀏覽

    信息摘要:

     污染環境罪案件是現今重點關注的案件,公檢法都有相應的業務部門辦理,門是環境犯罪偵查科,檢察院是生態資源檢察科,法院是環境資源審判庭。這類案件對律師的辯護提岀了更高的專業要求,本律師結合檢察院不起訴案例談談污染環境罪案件中監測報告的作用?! ∥廴经h境罪案件中的監測報告是有資質的檢測機構做出的構成污染環境罪必須達到的條件,監測報告里的技術參數必須達到嚴重污染環境才達到環保部門移送公安立案條件, ...

      污染環境罪案件是現今重點關注的案件,公檢法都有相應的業務部門辦理,門是環境犯罪偵查科,檢察院是生態資源檢察科,法院是環境資源審判庭。這類案件對律師的辯護提岀了更高的專業要求,本律師結合檢察院不起訴案例談談污染環境罪案件中監測報告的作用。

      污染環境罪案件中的監測報告是有資質的檢測機構做出的構成污染環境罪必須達到的條件,監測報告里的技術參數必須達到嚴重污染環境才達到環保部門移送公安立案條件,

      監測報告頂著科學的光環,一般人不敢懷疑,但在專業人士的火眼金睛下一樣會露出破綻。筆者從把手案例查詢到2018年全國檢察院不起訴案例441件,發現有些不起訴案件是監測報告有問題,且是一票否決。只要監測報告說不清楚構成污染環境罪專業技術問題一律不起訴。這些監測報告有那些問題,請污染環境罪案件辯護律師慢慢道來。

      本案由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偵查終結,以被不起訴人歐某某乙、歐某甲、嚴某某涉嫌污染環境罪,于2018年8月8日向本院移送審查起訴。本院受理后,已告知被不起訴人有權委托辯護人,依法訊問了被不起訴人,審查了全部案件材料。其間,因案件復雜,延長審查起訴期限一次(自2018年11月25日至2018年12月9日)。因部分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二次(自2018年8月17日至2018年9月17日,自2018年10月12日至2018年10月24日),公安機關于2018年10月24日重新移送我院審查起訴。

      2017年7月,被不起訴人歐某乙與歐某甲、嚴某某分別出資人民幣5萬元、5萬元、2.3萬元購買綠竹泡制所需的報廢改裝車、水泵等設備及綠竹、堿片等原料。同年8月開始,三人在南平市延平區**鎮**村河邊舊廟旁利用兩輛報廢改裝車的后斗進行綠竹強堿泡制,并將泡制過程中產生的廢水直接對外排放。至案發時,三人共生產竹漿40余車,約600多噸,銷售金額約人民幣50萬元。2017年12月27日,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和南平市延平區環境保護局辦案人員在涉案現場取樣時,尚自打開正在漚制竹漿的廢車斗排水閥,排出大量液體與現場排水溝內原有廢水混同后再取樣送檢。經鑒定,涉案現場排水溝混同液體和現場地面液體PH值分別為12.54、9.65。

      經本院依法審查并二次退回補充偵查后認為,因偵查人員收集證據程序違法,導致認定被不起訴人歐某乙違法對外排放的廢水PH值超過12.5的證據不合法,故認定被不起訴人歐某乙犯污染環境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五條第四款、《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試行)》第四百零三條第一款,決定對被不起訴人歐某乙不起訴。

      本案由蘇州市吳江區公安局偵查終結,以被不起訴人管某某涉嫌污染環境罪,于2018年6月7日向本院移送審查起訴。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本院于2018年9月17日、10月23日兩次將本案退回蘇州市吳江區公安局補充偵查。該局經補充偵查終結,分別于2018年10月17日、11月23日再次將本案移送本院審查起訴。

      2018年4月24日至26日,吳江市**工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某某及員工管某某在明知工廠排水閥損壞,可能導致未經處理的含重金屬污水直接排除廠外,仍不及時采取措施阻止,致使未經處理的含重金屬污水直接排出廠外。經檢測,所排污水重金屬總鋅為25.7mg/L,超過國家規定的污染物排放標準24倍以上。

      經本院審查并退回補充偵查,本院仍然認為蘇州市吳江區公安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環保部門使用**公司的長柄勺采集水樣的情況客觀存在,該長柄勺用于**公司日常污水檢測的辯解無法排除,長柄勺上的污染因子與采集水樣的污染因子是否一致也無法證實,故本案的水樣存在污染的可能性,環保部門的監測結果不能作為證據使用。管某某超標排放含重金屬污染物的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五條第四款的規定,決定對管某某不起訴。

      本案由重慶市長壽區公安局偵查終結,以被不起訴人代某某涉嫌污染環境罪,于2017年8月18日移送本院審查起訴。本院受理后,于同日已告知被不起訴人有權委托辯護人,依法訊問了被不起訴人,聽取了辯護人的意見,審查了全部案件材料。其間,因案情復雜,延長審查起訴期限三次(自2017年9月19日至10月3日、2017年11月29日至12月13日、2018年2月13日至3月13日);因部分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退回偵查機關補充偵查兩次(2017年9月29日至10月29日、2017年12月12日至2018年1月12日)。

      重慶市長壽區公安局移送審查起訴認定:2016年9月,被不起訴人代某某在未取得任何環保手續的情況下,在重慶市長壽區關口重棉七廠廠房一樓租用的廠房內從事鍍鋅作業,生產過程中使用鋅板、氯化鉀、硼酸、鹽酸、銘、硝酸、鈍化液等原料,并將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含有重金屬的廢水未經處理直接排放至外環境。同年11月1日,代某某的加工廠房被環保部門查獲。經監測,代某某廠房外排放的廢水中所含六價銘、總銘、總鋅、總鐵濃度分別達到《電鍍污染物排放標準》規定排放濃度限值的51倍、15.4倍、75.3倍、6.8倍。

      經本院審查并退回補充偵查,本院仍然認為重慶市長壽區公安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重慶市長壽區環境監測站采樣時的采樣點并非被不起訴人代某某所經營的電鍍加工作坊的廢水排放口,導致監測結論與該作坊所排廢水中的重金屬含量不具有同一性,又因為客觀原因,該關鍵證據事后不具有可補性。綜上,本案不符合起訴條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四款的規定,決定對代某某不起訴。

      本案由衡東縣公安局偵查終結,以被不起訴人陽某某與董某某(另案處理)涉嫌污染環境罪,于2018年4月20日向本院移送審查起訴。因案情復雜,本院于2018年5月17日決定延長審理起訴期限半個月。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本院于2018年5月21日退回衡東縣公安局補充偵查,衡東縣公安局補充偵查完畢,于同年6月20日重新移送審查起訴。因案情復雜,本院于2018年7月16日決定延長審查起訴期限半個月。因事實不清,本院于2018年7月31日將全案退回衡東縣公安局補充偵查,衡東縣公安局補充偵查終結,于同年9月3日重新移送審查起訴。因案情復雜,本院于2018年9月25日決定延長審查起訴期限半個月。

      2017年4月1日,湖南**有限公司**分廠(廠區位于衡東縣**鎮)生產車間廢氣外排系統連接噴淋塔的進水管破裂,導致大量含有重金屬的污水排放到雨水溝內,之后未經過分流處理而排入外環境中,并且在搶修時,因為操作錯誤,導致風溶爐內的大量廢氣沒有經過處理也排放到外環境中。另查明,生產車間的電捕塔,自生產以來,在日常清洗和維修過程中,未擰緊電捕塔下面的維修蓋子螺絲,并放任松動而長期不予處理,導致電捕內的污水泄漏,致使大量污水流入雨水溝,并且流入雨水溝的污水在沒有經過處理的情況下,通過打開的雨水分流閥門流入外環境。2017年4月1日被**市環保督查組當場查獲,**市環境監測站當場對廠區內外的雨水溝進行現場取樣檢測,經檢測,廠區內外雨水溝的污水現場檢測呈強酸性,總釩超標31.8倍,屬于嚴重超標。并且在調查過程中,發現該廠未取得**省環境保護廳關于安裝廢氣在線監控等“三同時”驗收批復。而被不起訴人陽某某系該廠生產廠區的廠長及公司安全、環境保護中心主任,具體負責公司全面兼管安全生產、環保工作,對公司安全生產和環保檢測負有直接領導責任。

      2017年3月14日,湖南**有限公司(廠區位于衡東縣**鎮)明確由被不起訴人陽某某擔任公司安全、環境保護中心主任,全面兼管安全生產、環保工作,主抓生產車間的廢氣排放的日常工作,執行及落實公司會議下發的各項工作任務,確保安全環保工作達標。2017年4月1日,該廠生產車間廢氣外排系統連接噴淋塔的進水管破裂,導致含有重金屬的污水排放到雨水溝內,之后未經過分流處理而通過未關緊的閘門排入外環境中,并且在搶修時,因為操作錯誤,導致風溶爐內的大量廢氣沒有經過處理也排放到外環境中。**市環保督查組發現后,組織**縣環保局環境督察工作人員到達現場,并發現該廠生產車間的靜電捕霧器在日常清洗和維修過程中,未擰緊靜電捕霧器下面的維修蓋子螺絲,并放任松動而長期不予以處理,導致電捕內的污水泄漏,污水亦流入雨水溝,并且流入雨水溝的污水在沒有經過處理的情況下,通過打開的雨水分流閥門流入外環境。2017 年4月1日經檢測廢水中釩超標的原因,只是經過調查認為是因為設備故障或該廠工作人員失職造成,被不起訴人陽某某是否系湖南創大釩鎢公司違反規定排放、傾倒、處置污染物的主管人員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二、被不起訴人陽某某的行為是否“嚴重污染環境”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市環境監測站當場對廠區內的雨水溝和雨水排口進行現場取樣檢測,經檢測,廠區內雨水溝、廠區內雨水溝與外環境的連接閥門處的污水現場檢測結果為總釩超標10倍以上,其他重金屬總砷、總鎘亦有不同程度超標。該數據檢測的地點為廠區內雨水溝和雨水排口而非外環境,廠區內環境的污水超標并不是被不起訴人陽某某的行為所致,廠區內污水是否流向外環境造成環境污染沒有證據證明。因而被不起訴人陽某某的行為是否“嚴重污染環境”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經本院審查并退回補充偵查,本院仍然認為衡東縣公安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四款的規定,決定對陽某某不起訴。

      本案由溫州市公安局鹿城區分局偵查終結,以被不起訴人謝某某涉嫌污染環境罪,于2018年2月7日向本院移送審查起訴。本院于2018年3月22日第一次退回偵查機關補充偵查,偵查機關于2018年4月19日補查重報;本院于2018年6月1日第二次退回偵查機關補充偵查,偵查機關于2018年6月25日補查重報。

      2017年2月份,謝某某在本區**街道**村**路**弄**號溫州市**鞋業有限公司,進行皮革中底板加工,在加工過程中對印花的輥板進行清洗時產生廢水,未經處理直接流入地面水溝。經鑒定廢水中含有總鉻292mg/L、總鉛69.4mg/L,超過國家規定的廢水排放標準三倍以上。

      經本院審查并退回補充偵查,本院仍然認為溫州市公安局鹿城區分局認定被不起訴人謝某某污染環境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F有證據無法證實被不起訴人謝某某生產加工行為直接產生的污水與環保部門在地面水溝內取樣的污水中重金屬含量同一,無法排除水溝內原有重金屬沉積而產生影響的可能性,故無法認定謝某某的行為與水樣中重金屬含量超標的結果之間具有必然的因果關系;上述水溝所連接的排水管道具體構造不明,無法證實重金屬超標的污水必然排入了外環境,故無法認定最終造成了環境污染的結果,綜上本案不符合起訴條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四款的規定,決定對謝某某不起訴。

      本案由寧鄉市公安局偵查終結,以被不起訴人張某某及饒**、劉某甲、任某某、劉某乙(均不起訴)涉嫌污染環境罪一案,于2017年9月25日向本院移送審查起訴。期間,本院于2017年10月23日決定延長審查起訴期限半個月,該局于2017年12月8日重新移送審查起訴,本院于2018年1月8日決定延長審查起訴期間半個月。

      2015年年初,饒某某、劉某甲為非法獲利,商量合伙建造一個煉油廠從廢機油中提煉脫模油進行銷售。2015年下半年,饒某某、劉某甲租用寧鄉市東湖塘鎮燕山村周某某的一塊荒地建成煉油廠后,在未辦理《危險廢物經營處置許可證》等相關證照的情況下,聘用任某某做技術員,通過任某某的介紹,先后以2000元左右一噸的價格從劉某乙處購買廢機油20余噸,從張某某處位于益陽市赫山區衡龍橋鎮的“益陽十大環保產業有限公司”處免費拿了廢機油30余噸,在廠內對廢機油進行蒸餾提煉,張某某、劉某乙明知任某某、劉某甲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仍向其提供廢機油進行加工提煉。2016年9月10日,該煉油廠進行非法生產煉油時發生火災并爆炸被寧鄉市環境保護局查獲。至案發時共生產出成品脫模油近20噸,銷售給附近東湖塘鎮、壩塘鎮等地的磚廠和瀝青廠等處10多噸。寧鄉市環境保護局在饒某某、劉某甲煉油廠查獲未提煉的廢機油共計25. 1195噸,提煉后的脫模油6.529噸。經檢測,饒某某、劉某甲煉油廠廢機油提煉出的脫模油及剩下原料屬于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中的HW08 (900-214-08)類危險廢物。

      經本院審查并退回補充偵查,本院仍然認為寧鄉市公安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本案現有證據可以證實被不起訴人張某某及饒某某、劉某甲、任某某、劉某乙無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以營利為目的,從危險廢物中提取物質作為原材料,提取過程中產生了廢水和廢渣,但無法證實被不起訴人張某某及饒某某、劉某甲、任某某、劉某乙具有超標排放污染物、非法傾倒污染物或者其他違法造成環境污染的情形。綜上,本案未達到起訴標準。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四款、《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試行)》第四百零三條第二款的規定,決定對張某某不起訴。

      本案由南通市公安局通州分局偵查終結,以被不起訴人曹某某涉嫌污染環境罪,于2018年3月13日向本院移送審查起訴。期間,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分別于2018年4月28日、2018年7月9日退回南通市公安局通州分局補充偵查,分別于2018年5月24日、2018年8月6日重新收案。2018年4月13日、5月24日、9月6日分別延長審查起訴期限半個月。

      2013年1月至2017年8月期間,被不起訴人曹某某在經營南通市通州區**有限公司過程中,為減少污水處理成本,牟取不法利益,先后指使處理工馬某某、顧某某、徐某某通過鋪設的暗管在夜間將生產產生的有毒印染污水255854.4噸直接排放至通啟運河內,造成環境污染,經學環境規劃設計研究院股份公司鑒定公私財產損失達人民幣10362103.2元。2016年8月被環保部門檢查發現后,被不起訴人曹某某又指使污水處理工毛某某通過鋪設管道將生產污水未經處理設施處理直接排放至**水處理廠,至2017年8月被環保部門檢查發現。

      經本院審查并退回補充偵查,本院仍然認為南通市公安局通州分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F有證據無法證實被不起訴人曹某某通過暗管排放印染污水至通呂運河,也無法證實印染污水中所含有的重金屬的來源,學環境規劃設計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鑒定意見中印染污水所含有的重金屬、揮發酚均未超過國家允許排放濃度,由此認定南通市通州區**印染有限公司產生的印染污水屬于“有毒物質”存在疑問,不符合起訴條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一條第四款的規定,決定對曹某某不起訴。

      本案由重慶市公安局沙坪壩區分局偵查終結,以被不起訴人張某某涉嫌污染環境罪,于2018年6月13日向本院移送審查起訴。本院受理后,已告知被不起訴人依法享有的訴訟權利,已依法訊問了被不起訴人,審閱了全部案件材料,核實了案件事實與證據。因案情復雜,本院于7月13日、9月21日、11月29日決定延長審查起訴期限半個月。因事實不清,本院于7月25日、10月8日退回偵查機關補充偵查。同年8月24日、11月7日,該分局再次移送本院審查起訴。

      經本院依法審查查明: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間,被不起訴人張某某租賃重慶市沙坪壩區鳳凰鎮八字橋村臨45號廠房從事金屬配件加工,張某某在未取得相關環評資質及排污許可的情況下,進行陽極氧化加工作業,清洗金屬件后產生的廢水通過廠房污水溝排入梁灘河。重慶市沙坪壩區生態環境監測站出具檢測報告,張某某廠房所排污水中總鋅含量為22.9 mg/L,重慶市公安局沙坪壩分局依據《污水綜合排放標準(GB8978-1996)》(一級標準,標準限值2.0mg/L),認定該廠房所排廢水總鋅超10.4倍,張某某涉嫌污染環境罪,并于2018年2月7日,將被不起訴人張某某被抓獲到案。

      但經查,《污水綜合排放標準(GB8978-1996)》第4.1.2規定,排入GB3838中IV、V類水域,執行二級標準。監測報告對受納水源梁灘河為V類水域。據此,排入梁灘河的污水應當執行二級標準(標準限值5.0 mg/L),按照二級標準認定,則張某某廠房總鋅排放量為4.58倍,未達司法解釋中“排放、傾倒、處置含鎳、銅、鋅、銀、釩、錳、鈷的污染物,超過國家或者地方污染物排放標準十倍以上的”的入罪標準。經退回補充偵查,沙坪壩區環保局未能給出本案執行《污水綜合排放標準(GB8978-1996)》一級標準的相關依據。

      本院認為,張某某的上述行為不構成犯罪。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一款的規定,決定對張某某不起訴。

      董建明律師點評:監測報告確實有點科技含量,不認真研究確實不易弄清楚,但只要下功夫也不是高不可攀。做為類罪化、個罪化精準辯護律師,就要盡責專業,幫助當事人實現合法權益最大化。案件可能會輸,但是不能留下遺憾,不能因為不盡責不專業令當事人雪上加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返回列表 本文標簽:
    少妇熟女内射一区二区三区|日韩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中文字幕|国产成人精品亚洲AV无人区一区|一本久久a久久免费精品顶级